首页 游戏体育社会健康动漫娱乐教育时尚星座宠物旅游历史汽车新闻美食财经搞笑文化科技

“00后”钢琴神童刘泽锴:练习弹琴像打游戏通

发布时间:>2018-01-16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体育部
>

  第五届深圳湾草地音乐会近日刚在深圳湾公园日出剧场圆满收官,备受瞩目的除了顶尖乐团——德国汉诺威国际交响乐团以及国内歌唱家魏松、程志、谭明等音乐大咖之外,还有一位“00后”钢琴神童——出生、成长于深圳的刘泽锴以稳重的台风、自然流畅的演奏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刘泽锴3岁开始接触钢琴,5岁正式学习,每天坚持练琴4小时,最多的时候一天练习8-9个小时。舞台上的刘泽锴是万众瞩目的钢琴神童,10岁便已登上维也纳金色大厅,返场乐曲《野蜂飞舞》获国际金奖;舞台下,他是一个安静的、热爱音乐的孩子。他说自己是双子座,爱思考又时常自言自语,但对细节的偏执让他看上去更像追求完美的处女座;人们评论他是钢琴神童、音乐天才,但16岁的他早已清楚天赋之外,日复一日的勤奋努力才是自己对于音乐的执着和热爱。

  练一段曲子吃一颗炒黄豆

  两岁时,刘泽锴在家里听到《大河之舞》的音乐声,妈妈发现他会随着曲子手舞足蹈,节奏感很强。3岁时,妈妈开始教他弹钢琴,5岁才开始正式跟着老师学习。他从小很乖,每次妈妈出门,只要放一把他最喜欢吃的炒黄豆在旁边,他就会自觉地练琴——练习完一段曲子就吃一颗炒黄豆。

  “当时也没想到偷懒,现在想想这得弹多久才能把黄豆吃完啊?”想起小时候的“傻劲儿”,刘泽锴笑了。从学习钢琴起,刘泽锴就坚持每天练习4个小时,即使再忙也会挤出1-2个小时练习。再长大一些,经常会有人问他,练琴是不是很枯燥,但他却很笃定,“我和音乐的感情很深,钢琴对我来说不仅是发泄情绪,更是表达情绪的工具,是我倾诉的好朋友,我用音乐讲故事,它会听得懂。”

  在国内读完初二后,刘泽锴一个人前往美国学习。独自在异国彼岸求学,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自觉自控、管理好时间。“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所有人都知道。有时上学很忙,第二天还有作文要交,但是再忙也会挤出时间练琴。”

  弹曲之前先分析与思考

  在美国学习音乐,刘泽锴说,与国内最大的差别是老师会更注重引导学生自己去思考,“弹奏一首曲子,美国老师更多是鼓励你去思考这个地方应该怎么弹,而不是直接告诉你要怎么弹,他们经常会说,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就尊重你的想法。” “美国的学习方式更自由,老师经常鼓励我去看画和雕塑,艺术都是相通的。”

  看得多了,刘泽锴也逐渐摸索出一些规律,他发现从中世纪开始,绘画艺术和古典音乐的进化历程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巴洛克时期的画都是和宗教有关的,古典时期的画非常精细、写实、规矩,古典音乐也是如此,描绘的场面大多是生活中和宗教相关的小场景。浪漫派时期更多关注的不是画面呈现,而是画面背后引申的东西;印象派完全不一样,天可能是绿的、粉的、红的,湖可能是黄的,色彩感觉、画面给人带来极大的冲击感;印象派音乐整体曲风也是更梦幻。现代呢?一条线、一个圆圈都可能是一幅画,而音乐上,《4分33秒》是一个代表,演奏者坐在那里4分33秒无声音,我见过这首曲子表演的钢琴独奏版、交响乐版、奏鸣曲版、室内乐版。指挥挥手后全场安静,4分33秒之后,乐队起立,就结束了,这是现代派,也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

  相比于以前的练习,刘泽锴现在对音乐更多了一份思考。最近一段时间,他在练习勃拉姆斯的新曲子,刚开始练习时,爸爸问刘泽锴为什么趴在琴旁边一小时却不练习,“其实我是在思考曲子结构、作曲家背景,我脑子当时是很痛的,一边不断问自己问题又不断去解决问题。当分析完了之后再弹,就特别清楚,背谱也很快。”

  打通曲子难点想像成打游戏通关

  刘泽锴在练琴弹奏上有自己发明出来的小方法。练琴时,他将打通曲子难点想像成打游戏通关,“弹琴对我来说像打游戏一样,打通每一首曲子的难点就像是游戏通关。不能一首曲子弹一遍就完了,一定要分成一点点去练熟了,再像拼图一样完整拼起来。”

  弹新曲子,他会给自己增添一点乐趣,先去了解作曲家生平背景甚至八卦趣事,“李斯特的每一首曲子都很难,他的曲子很炫技,但也很感人,这和他的背景也有关,他是古典音乐史上女朋友最多的一个作曲家,要展现自己最潇洒的地方。反观巴赫,从小生活在宫廷中,所以他的曲子也是规规矩矩的。了解作曲家的人生,就了解了他每段作曲时期的风格。贝多芬一开始的曲子很阳光,后来失聪、失去视觉,所以晚期的曲子大多是以信仰的角度去创作的。”

  为了将一首曲子的情感表达到位,刘泽锴每弹一首新曲,总会去了解作曲家和曲子的相关背景,把故事线和曲子关联起来。甚至在细节中他都表现出一种近乎偏执的可爱,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细节控”——小时候的故事必须写在一页纸上,不同阶段的讲述之间必须用一条横线分隔开,“练琴的故事必须先说完,再讲我创作新曲子的过程,不然我心里好难受。”

  他画的曲谱也干净整齐。尽管舞台上演奏曲目的刘泽锴看上去有种超乎同龄人的成熟,但生活中他只是个简简单单热爱作曲、热爱音乐的孩子。

  今年,刘泽锴16岁了,但9岁那年第一次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的场景,他还记得很清楚。“上台前我吃了一根香蕉,保持上半场的体力,我爸在后台跟我说加油,我妈给我涂了口红,还练习了好多遍走台。舞台的帘幕一拉开,我走出去,表面很镇定,内心有一点紧张。第一个音弹下去,一切就好了,我全部的思维都投入到了音乐中……”

  用音乐帮助孩子们走出大山

  最近,刘泽锴受邀参与湖南卫视一档儿童合唱类公益节目《让世界听见》,和蔡国庆、汪峰等歌手一起走进大山深处支教,和孩子们一起组成合唱团,最后登上意大利世界级合唱比赛的舞台。用音乐帮助孩子们走出大山、传播公益是刘泽锴最自豪的行动,“我们教30个孩子唱歌,带着他们去泸沽湖、北京,他们所在的县非常偏远,我们从湖南坐了一个半小时火车到了一个偏僻的火车站,从火车站到那个村子又要开车走一个半小时的山路,跨过两座山。”

  村子里的孩子们从没上过任何音乐课,不知道怎么唱歌,不认识简谱,最开始连一条简单的旋律线都无法唱完整。“最后我们去北京演出时,他们已经能唱出完美的二声部了,甚至是改编得比原版还要难的二声部。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那种天真、淳朴,孩子们特有的眼神、话语,非常让我感动。在这之前我也去过云南、西藏的一些贫困县支教,用音乐老师的身份教他们,将音乐以公益的方式传播出去是我的一个心愿。”

  【人物介绍】

  刘泽锴

  2001年出生于广东,9岁开始多次成功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10岁登上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返场乐曲《野蜂飞舞》荣获国际金奖。入选全球杰出华人艺术家协会杰出华人少年演奏家。刘泽锴学业优异,积极公益,因全面发展,12岁时曾当选深圳少年偶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