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djHVozPgy'></kbd><address id='djHVozPgy'><style id='djHVozPgy'></style></address><button id='djHVozPgy'></button>

              <kbd id='djHVozPgy'></kbd><address id='djHVozPgy'><style id='djHVozPgy'></style></address><button id='djHVozPgy'></button>

                  首页

                  叫停互助献血怎么办? 看国外如何保证医疗用血充足供应

                  发表时间:2018-02-14 18:30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体育部

                  近日,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联合下发的一则通知,让一些医务工作者感到担忧,也引起了公众的讨论。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要求,通知决定,北京从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这项已经实行多年、以保障血液资源供给为初衷的规定为什么会被取消?

                  红十字会在全德国有超过20万名的志愿者提供献血相关的服务,红十字会专门建了一个叫做德国血液捐献服务的网站,献血者登陆网站后就可以非常方便、直观地根据自己所在的联邦州预约一个日期,然后前去献血。在献血后红十字后通过六个区域性的分部,确保本地区献血者捐献的血液可以被用于本地区需要用血的人士。在德国没有类似互助献血制度,非常明确的原则就是无偿献血。也就是说,不允许以金钱或者物质作为条件鼓励人们去献血。在德国,献血的量比较大,献血者每次需要献450-500毫升的血量。

                  德国:献血量大 禁止用金钱为条件鼓励人们献血

                  美国有一个很流行的献血口号是“送您一个礼物——生命”。在当地人看来,献血是崇高的,是给同胞一个新的生命,是其它任何礼物都无法替代的。基于这样的理念,尽管美国每年需要输血的病人超过400万,但是所需血液基本上都可以由无偿献血来保障。那么,无偿献血是如何进行有效管理的?纽约华尔街多媒体记者赵冰晶介绍,美国并没有互助献血这一说法,面对大量的血液需求,美国有着较为完善的血液管理制度。美国18-65岁的人当中,38%有献血的意愿,无偿献血的人数在1千个人中超过了30人次。美国有一个血液中心组织叫做ABC,它有非常方便的手机APP,能够快速轻松地查找到当地的献血车和献血中心,轻松地预约献血,同时也可以对所捐献的血液从捐献到发放的全部过程进行追溯。至于献血者的招募方式,最主要的还是包括电话和上门招募,以及通过献血志愿者的带动,邀请企业赞助活动等等。还包括赠送一些小的纪念品,例如T恤衫,电影的折扣券,咖啡券,还有其他优惠等等,同时,血站每年还会举办一些晚宴来答谢固定的献血者、赞助商,或者是邀请一些热门球队的球员在现场签名来吸引年轻人的关注。

                  id="mp-editor">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为了缓解医疗救治过程中血液资源不足的情况,“互助献血”制度已经在我国实施了多年。具体来说,就是在血液资源匮乏的时候,可以动员与患者有直接关系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或者有间接社会关系的人员进行无偿献血,然后由血液中心调配与互助献血等量的血液制品给患者使用。

                  日本:献过血的人或其家人有获得输血的优先权

                  公开数据显示,我国人口献血率仅为0.87%,远低于发达国家的4.54%。互助献血作为无偿献血的一种无奈补充形式,为我国医疗用血的充足提供了一定的保障。因此,也有人担心,互助献血叫停后,还能否保障医疗用血的体量?国外有哪些措施保证医疗用血的充足供应。

                  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日本也曾有过类似“互助献血”的制度,献血者本人或家属在需要时可以优先献血。此后,这一规定虽被取消,但相应的习惯还是被保留了下来。正在日本读博的蒋伟表示,目前在日本,有过献血经历的人或其家人也将获得输血的优先权。

                  美国:所需血液基本由无偿献血保障

                  由此可见,德国基本依靠无偿献血就能够满足医疗用血的需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德国无偿献血量充足,在某种程度上也得益于对献血者隐私的有效保护。一方面理论上献血者无从得知自己献的血被用于何处或用到谁的身上。另一方面,在单位组织同事一起献血的情况下,如果有人不幸患有传染性疾病,不适合献血,但是他又不希望被单位的同事知道,这时他就可以在一份表格上打勾,尽管对他进行抽血,但是他的血液将不会被用于医疗使用,不会用来捐给其他人,这样就避免他的个人隐私因为参与献血活动而受到侵害。

                  早在2012年就有报道称,武汉已暂停互助献血。2017年,血站检测出了不合格的血液,68.2%的标本来自于互助献血人群。广西南宁也叫停了互助献血。2017年12月,四川省卫生计生委在官网挂出通知,要求取消互助献血。

                  张阿姨的老伴患膀胱癌多年,身体有失血、渗血的现象,每隔几个月就要输血以维持血液平衡。而医院有限的库存血液要留给危急病人,作为慢性病人家属,互助献血成了张阿姨周期性的烦恼,“我女儿在三个月之前输了一次血,再去输血也不行了。我说我去输血人家又不要,因为我已经快60了,我们就没有办法,只能找黑血市场的血。”

                  德国是一个用血大国,据中新社驻德国记者彭大伟介绍,根据德国红十字会统计,德国平均每天需要1.5万人次献血才能满足全国的用血需求。德国的献血由德国红十字会统筹运营。

                  根据《献血法》第15条规定,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国家提倡并指导择期手术的患者自身储血,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为保证应急用血,医疗机构可以临时采集血液,但应当依照本法规定确保采血用血安全。如今这种献血方式要退出北京历史舞台。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表示,互助献血是无偿献血的补充形式,却被一些血贩子演化为商业运作,“买卖血液过程中会替换人,A到血站检测血液,检测完以后,他又换成B去献,就可能导致血液的安全性得不到保障,买卖血液实际上破坏了我国的正常医疗秩序。”

                  日本的献血是由日本红十字会负责,采集血液并对其进行传染疾病的检查后提供给各医疗机构。2005年,献血事业的主导权由红十字会转移到厚生劳动省。由于很多高中生和大学生献血意识淡薄,再加上多年来少子老龄化的加重,日本自2012年以来就血源不足。正因如此,才扩大了采血的年龄范围,并建议每次献血400毫升。据官方预测,到2027年,日本需要输血者和献血者之间大概有100万份的缺口。不过,随着现代技术的提高,除白血病等特殊疾病外,现在一般只输给患者所需要的成分,可以部分缓解血源的不足。日本也有互助献血制度。有过献血经历的人,在需要时可以优先其本人或者家人输血。由于法律禁止民间机构干预献血环节,再加上目前日本还没有陷入血源严重不足的情况,因此对于这一制度并没有不正当的商业操作问题。